【脑洞】【织梦师与梦魇】

织梦师织梦 梦魇窃梦

卡里戈 织梦师的发源地 光神爱上这里 降下光渊

人们只知道梦魇窃梦以自食,却很少有人知道梦魇窃梦是为了加工成更加瑰丽离奇的,给自己食用的梦

梦魇以梦为食,无法抑制对梦的渴求,却无法自行产生梦,只能加工梦

只要有梦,梦魇就可以一直存活,否则就会因虚弱而消散 梦魇无法自行繁殖

很少有人知道,梦魇其实是踏入更高级别的织梦师 也是所有织梦师的归宿

别走出那一步 深海

但是有人发现了,抓住梦魇提供梦,强行夺走加工成的美梦,使其以劣质梦为食 食金兽

最早由一位贵族科学家发现 而非织梦师

不同的梦魇对梦有不同方面的倾向 加工出的梦也有不同方面与风格倾向 曾为织梦师

织梦师通过丰富阅历,开脑洞等方式使织的梦...

 @玩命分化的脑洞君 

亲爱的骚年,中秋快乐啊!

……虽然确实好久没来了,但!是!说好的中秋会来就一定会来的!!!

【小声】一次性看完十多篇更新的感觉真是棒极了啊,所以还是要养肥一点在看吗……【滑稽】

……开玩笑的,要是这样你还不无聊死哦。

好吧好吧,我争取每周都上总行了吧?

……这个时间点虽然鬼畜了些但是有什么问题呢?对!什么问题都没有!不存在的!!!【坚定。jpg】

咳咳,说正经的。

……妈耶,我的画风居然被你影响那么深吗?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扯回来。

可以看出,骚年你的文笔一直在稳步提升。现在你文中流露的情感已经可以和脑洞恰到...

千年逝梦-Part V 偿此一生(2)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这章好像有点短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自从答应了幻影,小叔更加忙碌了。他频繁往返于藏书阁和练功场,一遍遍试验和改进。三天后,他准时总结了一套方案。

“你灵级虽低,但资质极佳,这套法子你自己先琢磨,有不懂可以来问我。”小叔交给他一沓纸,“另外,勤奋是好事,但别累坏了身子。”

幻影伸出的手轻颤了下,终究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呼——”解决了此事,他长舒了口气,显然是这两日疲倦得很。

我倒了杯茶递给他,他在我对面坐下,端起茶杯轻抿了口。

“我还记得以...

情报贩子的私密情报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有人冒个泡吗,催更也行啊,不然我毫无动力哎<( ̄ ﹌  ̄)>  

因为中秋番外是这篇的所以这周先更这边~就要开始搞事情了有点小激动:)这章是伏笔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四夜 弈棋

他已经很久没有做那个梦了。

那是初冬的一天,他背着一只旅行包,从火车上下来。这里比他原来待的城市冷得多,而他甚至没有带围巾。

他是瞒着所有人偷跑出来的。

那年他十六岁。...

千年逝梦-Part V 偿此一生(1)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开学了,在存稿阵亡之前稳定周更

最近几章都挺无聊的,后面就要搞事情了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无论你何种模样,何种身份,何人相伴,我始终只愿唤你一声小叔。——风青崖


雨珠砸在屋檐上,噼里啪啦倾泻而下,震耳的雷声从远方滚滚奔来。只是黄昏,天却已经昏得近乎入夜。

“师父,进屋吧。”背后传来那孩子的声音。我叹息一声,伫立着没有挪步。

我知道他不会回来。但即使等不来,我也不能放弃。

远方隐隐有两个人影,晃动...

情报贩子的私密情报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终于满足了一次我的执念,表示非常爽:)

抱紧阡阡不哭不哭,亲妈永远爱你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三夜 电影院里的泪水

咖啡厅里,简约的装修风格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,柔和的音乐更是让人忍不住停驻了脚步,不由得想进去坐坐。透明的玻璃墙一尘不染,显得格外清爽干净。

一名女子独自坐在座位上,她大概二十五岁年纪,短发梳理得很利落,一身中规中矩的便装,打扮得保守而得体。

门上悬挂的风铃传来清脆悦耳的碰撞声,早已等候多时的女子抬起头,朝门口看...

千年逝梦-Part IV 云淡风轻(2)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好吧我承认这一章有点短...要不晚上加更情报贩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转眼,又是五年。

小崖已经五岁了,活泼好动,最粘云轻,整天“小叔小叔”喊不停,真是让我都要嫉妒了。

“小崖最喜欢小叔了,要一辈子陪着小叔!”小崖拉着云轻的衣摆撒娇道。

云轻笑着,柔声哄道:“小崖,一辈子这种话,是不可以乱说的。”

“我没有乱说!”小崖气鼓鼓地辩解。

“今天是小崖五岁生日,我准备带他去断云崖上,一起来吧。”我说。

“嗯。”...


千年逝梦-Part IV 云淡风轻(1)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今天依然没有码字,还好有存稿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他言风轻云淡,奈何怎敌世人心中恨。人皆褒我大义灭亲,又怎知全非我本意。——风吟鸾


那年我二十五岁,还未接手风家的大业,只爱四方游历。那年,我刚刚启程。

初行不久,我便被那片山林迷住了。我留恋于山中的自然胜景,游冶采药,自在逍遥。

山后有一座极高的断崖,仿佛要冲破云端,故得名断云崖。我与他的初识,便在那崖下。

“你醒了?你倒在山崖底下,浑身是伤,我便把你带了回来。”山中有一间早年废弃无人的木屋,我打扫后...

情报贩子的私密情报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依旧不想更千逝,拿这篇东西凑数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夜 微笑扑克脸

入夜的酒吧格外喧闹,疯狂的人们彼此纠缠不清。压抑了一个白天的欲望在这里尽情释放,汗水顺着火热的躯体流淌。年轻人扫视了一圈,却挑了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
“晚上好~介意我坐在这儿吗?”年轻人微笑着问道。

那是一张两个人的小桌,坐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。虽然看起来是这样,不过他的穿着却像是上班族。他有些局促地挪了挪,摆手道:“没关系没关系……呃,请坐。”

年轻人轻笑了下,在他对面坐下,熟练地点了一...

情报贩子的私密情报

玩命分化的脑洞君:

千逝最近卡文了不想写,换个坑改善心情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夜 黄雀在后

已是深夜了,街道上行人寥寥。少女紧张而焦急地小步快走着,抱着手机不时对着电话询问:“那个,真的在这里吗?”

“当然咯~这种事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啦~”电话里,男子的声音有些变调,不过听着像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语气有些轻佻,但少女却深信不疑。

“可、可是,现在已经这么晚了……”毕竟是深夜,少女再怎么心急,多少有些危机感。

“哎呀~可是等到天亮的话,‘它’可是会逃跑的哦~”...

1 / 4

© 月落无痕 | Powered by LOFTER